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咨询热线:0757-28903117

联系我们

清远市金浦家具有限公司

地  址:清远乐从国际家私城团亿(二座)五后仓

联系人:谭先生

手  机:18144763117

电  话:0757-28903117

传  真:0757-28903117

E-mail:1658532486@qq.com

网  址:www.fsrongqi.com

新闻详细

家具企业转移面临难题,搬到哪里才靠谱?

文章来源:handler 更新时间:2018-01-31

随着青县、汉沽两大家具产业园的竞相亮相,纸上谈兵多年的北京家居制造业搬迁逐渐变成现实。据记者调查,青县、汉沽只是这股产业转移浪潮中的两个新地标,在北京周边,这几年先后涌现了近十个类似的家具产业园,只是这些产业园要么雷声大、雨点小,要么概念炒作一番后无疾而终,难以修成正果。众多产业园的出现,给正处于观望状态的北京家具企业出了一个选择难题:到底搬到哪里才靠谱呢?

家具产业园扎堆建

2015年,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北京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将家具制造业列入“禁止新建和扩建”之列等相关政策的相继公布,北京产业瘦身导向不断增强,做“减法”已经成为定局。北京家居制造业搬迁问题不得不受到重视,而青县与汉沽两大家具产业园在2015年国庆之际相继亮相,更让处于观望状态的北京家具企业看到了安全转移的希望。

如果以为青县、汉沽首开创立家具产业园先河,那就大错特错了。记者调查发现,就在北京周边,各种各样的家具产业园这几年来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建立,数量接近十个。行唐有国际家具园、无极有国际建材装饰城、武邑有硬木雕刻家具产业园、霸州有金属玻璃家具园、曹妃甸有木材加工集散和家具制造基地、冀州有家装工业园区,甚至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产业园也借着京城家居产业转移的这股东风开始招商引资,试图分得一杯羹。

其实,这些分布于北京周边的产业园规模都不是特别小,比如行唐国际家具园和无极国际建材装饰城都有3000多亩土地,但是与北京数百公里的距离直接导致了这些产业园难以吸引北京企业。汉沽环渤海家具园发起人黄赤淳认为,北京家具企业的主要生意还是在北京,北京仍然是主要市场,因此必须考虑物流成本,生产基地超过200公里,根本没有优势可言。汉沽和青县离北京都只有150公里左右,这也是这两个产业园一亮相就受到关注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这些大大小小的产业园缺乏统一规划和管理,往往只是概念炒作,或者打擦边球为地方政府政绩加分,根本无法落到实处,更没有长期发展的可靠性,也是它们尽管运作时间不短,依旧难以形成规模的关键因素。

发展前景难判断

众多产业园冒出来了,北京家具企业外迁选择何处,确实考验企业的掌门人。“转移大潮不可逆转,我们看了好几个地方,但一直没有定下来,主要是对它们的承诺能否兑现表示怀疑。”东方百盛总裁邵贤强的说法,代表着众多家具企业的心声。

政策支持是否到位,这是企业是否选择的第一要素。要知道,这次产业转移,不同于简单的搬迁,也不是权宜之计,无论是厂房的建设、环保设施的配置、生活空间的布局都得考虑周祥。用青县沿海产业示范基地负责人、北京锦尚高德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博的话说,单是建设水性漆生产车间、除尘设备、污水处理等工艺设施就将耗资三四千万元,“一般企业是玩儿不起的,真正要玩儿就不能过几年再搬”。

黄赤淳移师汉沽建立环渤海家具园,缘于在芦台没有得到最好的政策支持。2014年7月30日,北京家具行业协会宣布与唐山芦台经济开发区签约,建设家居产业园,黄赤淳就是牵头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运作,我们没有能够争取到当初政府承诺的政策支持,不得不放弃”。相反,汉沽却对北京家具制造业的转移相当支持,不仅给予了一期2000亩的土地支持,而且给予了4000亩的预留土地,让企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汉沽和青县不约而同地采用产业集群模式,则是为了解决企业长期发展的问题。一家企业太孤单,众多企业在一起,能够相互扶持、相互带动,并可以节省管理、物流、配套等成本。相比而言,行唐、冀州等地的产业园更注重招商,缺乏产业规划和未来发展战略的规划,也就失去了企业的信任度。

政策不确定性引担忧

地方政府对产业园的政策支持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是对企业入驻的最大吸引力,又是企业入驻后能否持久发展的最大风险。

一个关键问题是土地使用。土地出让收益作为我国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国家对此收支管理正日趋严格。我国现阶段国有土地出让金大致分为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支农支出、城市建设支出以及其他支出五个部分。国务院和国土资源部每三年便会对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333个地级市、2862个县的土地基准地价进行调整,而土地基准价调整后所带来的隐患却是无法估量的。

“各地政府在招商引资过程中,为了短期内吸引投资人的资金和关注,会在国有土地的出让价格上通过先征后返的模式承诺给投资人。”李博向记者介绍,倘若一些地方的土地出让金价格低于基准地价,政府换届后便会成为遗留问题,一旦新任领导“翻脸”,认为以前签署的协议违规,不再兑现承诺,企业将承受的损失就难以想象,“一些企业只顾眼前投资费用的低廉,而往往忽视低廉背后存在的巨大隐患,难免会吃大亏”。

记者还了解到,与青县沿海产业转移示范基地招拍挂完成半年即可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不同的是,很多产业园区在这方面得到的仅仅是当地政府的一张“空头支票”。“没有土地证对于一个集群性的产业园来说无异于没有使用权限,一旦企业因为税收等问题与当地政府产生矛盾,政府下令你搬迁,企业就将遭遇灭顶之灾。”李博如此提醒。

有识之士指出,“靠平台不靠政策优惠”应该成为产业园建立的基本准则,也是企业在迁移过程中必须认真甄别的。在这场政策倒逼的产业转移大潮中,仅仅看到地方政府提供的看似华丽的政策外衣,而忽略其中巨大风险的话,企业可能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